刊海纵览 >> 《报纸理论》
将通信欠费纳入征信应慎行
发布日期:2020-12-25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10月18日第02版 作者:邓定永

  个人征信记录作为社会对于个人社会信誉的一种审查与管理手段,理应有一个适当的边界,其使用应坚持确有必要原则,不能泛化。将手机欠费超3个月接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信息基础数据库(征信系统)是否恰当,有关部门应当谨慎评估。


  据《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江西电信经与有关单位协商,在借鉴前期行业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拟开展通信欠费纳入征信试点工作,从2020年11月份开始,未在规定时间内清缴欠费的江西通信用户,将被接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信息基础数据库(征信系统)。

  该消息一经公布,引发广泛关注。针对公众质疑,江西电信官方回应,该措施主要针对长期恶意欠费用户,具体实施细则仍在研究中,目前尚未正式实施。所谓“长期恶意欠费用户”一般指欠费3个月以上,且经多次催缴、提醒后仍拒绝缴纳欠费的用户。此外,那些享受手机、通信终端或费用等补贴优惠但不履行双方合同约定并单方毁约的用户,也在制裁之列。因此,非恶意欠费或违约用户无需担心,电信部门将做好缴费提醒服务,并提供线上线下多种途径方便用户缴费。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一个认真履约的人理应享受到更好的服务,而失信者则处处受限,这是现代契约社会最重要的规则之一。自2006年1月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正式运行以来,社会各界总体反应良好。据介绍,将电信欠费信息纳入征信的依据是《征信业管理条例》《关于商业银行与电信企业共享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和二代征信系统规划。目前,从全国范围来看,中国电信各省市分公司对用户欠费的处理并不一致。有些地方的做法是,只要付清欠费就可以了,如果长期不付费,会变为欠费“灰名单”用户,但并不会就相关信息纳入个人征信。

  个人信用状况越来越受关注

  近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增加征信有效供给、提升征信服务水平提出了新要求。为更好地满足金融机构和社会各界的征信需求,适应金融科技发展趋势,征信中心对征信系统进行了优化升级。与一代征信系统相比,二代征信系统在信息采集、产品加工、技术架构和安全防护方面,均进行了优化改进。当前,二代征信系统中确实展示了个人电信欠费信息,但同时也展示个人电信的正常缴费信息。在二代征信系统上线时,征信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二代征信系统将继续展示一代征信系统中已采集的个人电信正常缴费和欠费信息,并将坚持稳妥、谨慎原则,在严把数据质量关的前提下进行采集。

  众所周知,如果存在不良征信记录,个人在申请贷款、就业和交通出行等方面均可能会受到直接影响。一方面,随着社会信用意识不断提升,个人对自己的信用状况越来越关注,不良征信记录对个人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老赖”被限制乘坐飞机、高铁等已屡见不鲜。另一方面,个人征信信息的合理边界问题尤其值得关注。

  “手机欠费‘上征信’”消息一出,赞成者有之,反对的呼声也很高。公众最大的不满是,电信部门自身存在诸多不合理的规定和不规范的做法,却对用户施加过高的义务,甚至采取严厉的制裁措施。来源于中国消费者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2020投诉大数据显示,电信服务类投诉占总投诉量的16.42%,高居投诉细类第一名。乱扣费、私开增值业务、改套餐、骚扰电话等问题一直存在,而运营商的整改回应每次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有用户表示,“手机欠费可以直接停机,‘上征信’大可不必,强买强卖属实过分”,甚至反问“运营商乱收费现象能不能纳入征信系统?”

  个人征信记录使用不能泛化

  据媒体报道,江西电信声称采取该措施主要是为了限制那些欠费不再使用、未进行注销转而遗弃号码的用户。然而,用户之所以遗弃号码也和运营商的注销程序繁杂有关。想要注销号码,用户必须到当地办理注销业务,而且必须等到套餐协议到期后才能注销,特殊情况下甚至需要赔偿违约金才能注销。此外,二手号码不清理就再次售卖也很令人头痛,甚至有用户表示学校在新生开学季给自己发的电话卡是欠费状态,在充值一定金额之后仍显示欠费,最终无奈将其遗弃。

  目前来看,运营商的注销业务尚未升级改善,便利用优势地位,先从用户下手,难免惹来争议。实际上,用户欠费后双方已经停止了交易服务,而电信部门单方面将欠费号码不注销而是将其欠费纳入征信,这使用户权益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

  由于征信对于个人、企业至关重要,官方在选择数据时一直持比较谨慎的态度,哪些数据应该接入、哪些数据存在争议,均会经过非常严格的评估,通常倾向于采信那些公共基础设施的使用情况,尽量回避过于商业化的数据,以免无限扩大化。个人征信记录作为社会对于个人社会信誉的一种审查与管理手段,理应有一个适当的边界。如果手机欠费这种细枝末节的商业服务都要与之挂钩,则有运营商滥用公权力之嫌。个人征信记录使用应坚持确有必要原则,不能泛化,不能造成“征信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的局面。因此,有关部门应当根据此轮舆情,谨慎评估手机欠费超3个月纳入征信评价的可行性与必要性,既要保证征信系统的有效性,也要确保征信系统的权威性、严肃性、公正性,务必将接入数据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避免成为某些商业机构转嫁责任与负担的工具。

  (作者为法学博士,华南农业大学法律实践教学中心常务副主任)

责任编辑:徐子凡
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